蔡副全:叶昌炽所得敦煌文物的判定、转赠与流散
时间:2020-06-03 04:28  来源:本站  

叶昌炽(1849-1917),字鞠裳,号颂鲁,自题缘督庐主人、蘧大夫等,长洲(今江苏苏州)人。清末民初著名的金石学家、藏书家,又是晚清政坛上颇有影响的史官和学者。其著作《语石》和《藏书纪事诗》享誉海内外,其《缘督庐日记》为晚清四大日记之一。

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)五月初一,叶昌炽在兰州接印出任甘肃学政至光绪三十二年(1906)闰四月十一日卸任南归。叶昌炽任甘肃学政整整四年,足迹遍及陇右各州县。“碑痴”叶君,“校士之暇,兼访古迹”,有人称他为“敦煌研究史上,第一个对千佛洞珍贵的文物宝藏作出记录并加以研究的学者”。[1][P69]关于叶昌炽与敦煌文物的接触与研究,吴琦幸《叶昌炽与敦煌研究》[2][P69-72]、李剑虹《论敦煌失宝及叶昌炽〈缘督庐日记钞〉》[3][P 37-39]等已作过专题论述。然而,“吴文”、“李文”只是依据王季烈《缘督庐日记钞》,而《日记钞》并非完全按照叶昌炽《缘督庐日记》原稿誊抄,辑录内容“约得原稿十之四”[4][缘督庐日记钞·序],且时有删减、改动和脱误,故还有诸多问题需要梳理和探讨,现依据叶君《缘督庐日记》影印本及相关资料补说如下。

一、沈模、朱璠——两位早期向叶昌炽赠送敦煌碑拓者

叶昌炽任甘肃学政期间,除敦煌县县长汪宗翰和玉门县训导王宗海馈赠敦煌文物外,另有二人也曾向叶君持赠敦煌碑拓,而且时间早于汪宗翰和王宗海。其一为沈模(号少襄、少芗),“其父曾作敦煌令,有惠政。”[5][七•P3954]他曾于光绪二十九年(1903)正月馈陇上碑拓一包,其中包括敦煌《杨公碑》和《索公碑》(碑阴),叶昌炽称此为“度陇以来墨林第一快事”:

日前在浙馆,沈少芗遍数陇上石刻。今日馈拓本一包……敦煌学宫古碑两纸,签题“索靖碑”。发视乃一碑两面刻,其阳《唐□□都督杨公碑》,年月讳字已泐;其阴《归义节度使索玉裕碑》,景福元祀立,篆额皆完好。孙赵未录,南北亦从未见。拓本一夔已足,度陇以来墨林第一快事。(光绪二十九年正月廿九日《缘督庐日记》)[6][七·P3961]

第二位向叶昌炽馈赠敦煌碑拓者是敦煌贡生朱璠(号荆山),光绪二十八年(1902)七月敦煌朱璠以“五属岁考生正场”唯一正取者考取拔贡[7][六·P3764]。叶昌炽此次按试酒泉,还以考题的形势向考生打探河西碑刻遗存状况,在七月初五日的复生古场,考题为:“问安肃两州如有宋元以前石刻,见在何地、撰书姓名、立碑年月,各举所知以对。”[8][六·P3766]次年九月,朱璠专程到省城兰州拜谒叶昌炽并贻敦煌碑拓:

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© 2002-2019 kg10000.空港旅游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