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味了三十年的博山油粉  

那是近三十年前的事了,一天,立国跟我说:咱去国立家玩吧!他做的菜恰好吃连,走吧!那时国立住在酸厂三村典式楼,哥们几人坐下一霎霎,国立便每人上了碗油粉,说列位先垫垫肚子再查兑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看到油粉我眼前一亮但见:青白泛红绿莹莹,海咸河淡两相宜。喝的顺口,大家的意思还想再来一碗,国立是智慧人,说咱先治酒,待盼再喝,有的是!于是乎平盘行件大件,煎炸烹炖加凉拌有序上桌,精制味佳,大家哈得不亦樂乎,臨了,一锅油粉喝的精光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苏国立,正宗博山城里人,聪慧灵巧,学啥像啥,且不说剪纸好,单说厨艺,开个小酒馆没问题。单说那天的油粉,他就作了充实准备,先去酸厂路石马豆腐坊讨换了酸浆厥子(沉淀部门),芽菜豆腐条粉条花生米等自不必说,还要熬制的不稠不稀,要紧的是这哈头离不开绿豆,虽然无法磨糊,但体面却不能少,厥后,又哈了一次国立做的油粉,味道依然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随后,哈了数家油粉,皆不及苏师付国立做得好!

往事也,随写。

作者:淄博制酸厂张德敏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kg10000.空港旅游网 版权所有